梨遐

何时方知我是我

小黑

在过去的那些年,我不断长大的那些年,我从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我的的确确是一个被家里人用不听话、脾气拧来形容的孩子。

看完狗十三,我想起我也曾有一条狗,那是我的狗。它一个月大的时候被送到爷爷家,那时候它还是小小的一只,黑色的毛,额头上有着勉强可辨的三条黄白相间的横线,胸前一个白色的毛长成的T。爷爷给他起名叫小黑。我很自豪,我常常说我的小黑是狗里的王。爷爷从路上捡了一根竹竿回来,我用了一个晚上把竹竿上开始褪落的油漆皮都剥了下来,每天拿着竹竿让小黑咬着,一边让他磨牙,一边让他在院子里多跑跑。小黑很懒,所以每天下午放学后我都这样牵着他在院子里跑很多圈。我以为狗和人一样都是需要锻炼的。跑完后我就用牛奶泡饼干给他做饭,我把那个步骤称为做饭,如同小孩子过家家盼望做大人,我一本正经的扮演着小黑的大人的角色,并为此乐此不疲。小黑长大了也是一条不大的狗,脾气很大,爱护食,家里人都觉得他长得丑,黑黑的一只短毛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偏偏喜欢他,我那时候还认了他当弟弟。姐姐们开起玩笑来,也总拿我的弟弟来称呼他。有一次爷爷给他喂食的时候,想把碗拿近点,小黑以为是跟他抢食,呜的一口咬在了爷爷手上。这是他第一次咬人。第二次原因也大致雷同。但是那一次,我却再也留不住他了。一条长得丑还咬人的狗,一条除了我全家再没人喜欢的狗,实在是没有什么继续养下去的理由了,家里开始计划着把它送走。那几天下午放了学,我就远远地蹲在院子里看着他,他被狗链栓着,看见我想找我撒娇,挣得链子一直响。那么粗的链子,紧紧的套在它的脖子上,我却连上前替他松松的勇气也没有。人们都说他会咬人,我嘴上说着不信,心里还是怕了。时间是记忆的天敌,可总有些事是忘不了的。刚上大学的时候生病住院,爸爸忙着工作妈妈在外旅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该让他们担心,于是自己在医院躺了八天,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多打针,没吃的没喝的,没人管。我望着天花板,望着玻璃,偶尔跟临床的小姑娘说几句话,她的爸爸是个好人,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帮我叫护士换药。可她一打完针,又只有我一个人。有一天中午一点多了,我实在饿的受不了了,点了一份外卖,医生替我拿进的病房。那份鲅鱼水饺我一点味道也没吃出来,但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口吃在嘴里的感觉。那是莫大的幸福。就如同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只是远远地蹲在一边看着小黑,没有最后抱抱他,替他再顺顺毛。这是我永远无法洗去的罪过,我抛弃了他。小黑是在我上学的时候被送走的,我回去时只剩了一个空空的狗窝。狗十三的结尾,爱因斯坦还活着,可我的小黑却连像爷爷家其它的狗一样连个草草埋葬的资格都没有,它被送走,被宰杀,被吞入人腹,死后多年直至我长大,我提起它的时候,家里人也只是用一句咬人的狗来形容。别人会说,啊你的狗弟弟。或者说,你那时候为了一条狗多么不懂事,它把你爷爷给咬了,你就知道护着那条该死的狗闹脾气。唉,打小性子就那么拧啊。

于是后来我就不提了。他们也彻底把我的小黑忘了。



〔何王〕误我


是时何晏以才辩显於宗戚,又主吏部典选举之要,名噪而望盛,众无贵庶莫不趋焉。王辅嗣未弱冠,闻其名,亦往诣之,尽述老、庄玄胜名理,论本体以无为,语阴阳以自然,才逸致微,晏惊奇不已。相与坐谈,把臂欢咍,忆及何王旧事,四目对而两心赧。既别,独秉烛于廊下,月隐星寥,风过青衿切叹喟然。晏妻,曹氏主,不解其君意,故疑问之,晏答曰:“无它,唯恨此身误我尔。”主嗔视不语。


——————
《魏志》曰:王谦,为大将军何进长史。进以谦名公之胄,欲与为婚,见其二子,使择焉。谦弗许,以疾免。

何进,何晏祖父。王谦,王粲之父,王弼为王粲嗣孙。




三国诗句杂凑


「丕司马」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策瑜」

不得长相守,青春夭蕣华。

早知离别切人心,悔作从来恩爱深。



「丕甄」

爱如寒炉火,弃若秋风扇。

山岳起面前,相看不相见。



「昭晏」

多情却被无情恼。



「师玄」

长爱月华清,此时憎月明。



「丕权」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曹荀」

人生南北多歧路,君向潇湘我向秦。



「曹郭」

精鉴逢英主,知怜是首夔。



「昭会」

故人心尚尔,故心人不见。



「甄叡」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钟卫」

白首相知犹按剑,人情翻覆似波澜。



「荀粲曹洪女」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曹操」

莫言马上得天下,自古英雄皆解诗。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曹植」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曹芳」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杨修」

死生容易如反掌,得意失意由一言。



「王弼」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刘备」

只觉苍天方溃溃, 欲凭赤手拯元元。



「刘谌」

十一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姜维」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昭晏〕闻洛


魏咸熙元年三月,司马文王祓於洛滨,广延群僚,成以盛集。时有客醉,言曰:“吾少时尝遇何平叔于此,辉映粲粲,以为睹神人而不能言。”左右闻之惶遽,觇视文王,王怃然变色,竟以避席。

是夜,王独出帐中,遥望故人涉水来,青衣广袖,形容矜楚,长揖而倏逝。王疾追,自榻惊觉起,瞢惑四望,触类皆觉浮虚,惟清风之残影,入目尚可感余温。嗟怀终日,悲莫自释,不知昨夜为梦晏欤,或平生为一大梦欤?


——————
最后一句模仿的《庄子·齐物论》:“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曹郭〕酒狐


文笔简陋,私设颇多。

——————

汉末颖川多狐,尤以阳翟为甚。其狐性颖慧,态灵恣,虽鲜与俗接,而声闻于外,为当世所奇。曹公过阳翟欲访之,乃于日暮携壶觞至郊野,以酒溉地。少顷见一狐寻酒香而来,引其前爪乞酒,公捋须大笑曰:“吾今竟遇贪酒狐也。”遂盈觞予之,克日又会。

后郭嘉因荀彧进,谋谟帷幄,每战必克。公日愈重之,尝执嘉手顾左右曰:“唯奉孝最知孤意。”辄留嘉于内殿,合榻对饮,醉即相枕而卧,其见异若此。建安十二年,公讨袁尚,嘉自柳城还,疾甚,寻病卒。公往临其墓,见鬼火荧荧如狐形,作乞酒状以示,方明嘉乃昔日酒狐也。



〔宪渭〕画骨


赶在中秋末梢混个更。

——————

初,胡公戏文长曰:“汝作画肖其神而疏其形,远其人而明其质,可谓妙矣。然则如此,犹有不足。”文长问曰:“何也?”公答:“掇皮无骨。”

后公遭讦瘐,文长以忧愤致狂,数死不得。友人前往访之,其枕青藤而卧,酣眠不觉人至。庭有一青石桌,桌上新画始毕,友人趋近观之,但见白骨跃然于纸上,莹然如出水镜,孑然如对坟语,无一处类胡公,又无一不类公。



太平御览何晏相关


卷三十七:

《魏志》曰:岁朝,西北大云风,尘埃蔽天。十余日间,何晏乃诛。


卷九十五:

(正始)八年夏四月,曹爽用何晏、邓飏、丁谧之谋,迁太后於永宁宫,专擅朝政,兄弟并典禁兵,多树亲党,屡改制度。帝不能禁,於是与爽有隙。五月,帝称疾不与政事。九年春三月,黄门张当私出掖庭才人石英等一十一人,与曹爽为伎人。爽、晏谓帝疾笃,有无君之心,与当密谋,图危社稷,期有日矣。

既而有司劾黄门张当,并发爽与何晏等反事,乃收爽兄弟及其党与何晏、丁谧、邓飏、毕轨、李胜、桓范等诛之。


卷九十六:

《晋书》曰:景皇帝讳师,字子元,宣帝长子也。雅有风采,沉毅多大略。少流美誉,与夏侯玄、何晏齐名。晏常称曰:"惟几也能成天下之务,司马子元是也。"


卷一百五十二:

《魏末传》曰:何晏妇金乡公主,即晏同母妹。公主贤明,谓其母沛王太妃曰:"晏为恶日甚,将不保身。"母笑曰:"汝得无妒晏耶!"俄而晏死,有一男,年五六岁,宣王遣人录之。晏妇藏其子王宫中,向使者搏颊,乞之,使者具以白宣王。宣王亦闻晏妇有先见之言,心常嘉之,且为沛王故,特原不杀。


卷一百五十四:

《语林》曰:何晏,字平叔。以主婿拜驸马都尉。美姿仪,帝每疑其傅粉,后夏月赐以汤饼,大汗出,以朱衣自拭之,尤皎然。


卷一百七十七:

何晏《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复道重阁,猖狂是俟。


卷一百七十九:

何平叔《景福殿赋》云:於是碣以高昌崇观,表以建城峻庐,岧峣岑立,崔嵬峦居。


卷一百八十八:

何平叔《景福殿赋》曰:金楹齐列,玉舄承趺。


卷二百一十二:

《魏志》曰:丁谧字彦静,曹爽宿与相亲,拔为散骑常侍,转为尚书。在台阁,数有所弹驳,以势屈於爽,爽亦敬之。时谤书谓台中有三狗:二狗崖柴不可当,一狗凭点作疽囊。三狗谓何、邓、丁也。点者,爽小字也。意言三狗皆欲啮人而谧尤疽囊也。


卷二百一十五:

《晋书》曰:乐广为尚书郎,与何晏、邓飏等谈讲,卫瓘见而奇之曰:"常恐微言将绝,今复闻之。"命诸子造焉。谓曰;"此人之水镜也。每见此人,莹然犹披云雾而睹青天也。"


卷二百七十三:

何晏《韩白论》曰:此两将者,殆蚩尤之敌,盖开辟所希有也。何者为胜也?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为出奇无穷。欲窥沧海,白起为胜。若夫韩信,断幡以覆军,拔旗以流血,其以取胜,非复人力也,亦可谓奇之又奇者哉。白起之破赵军,诈奔而断其粮道。取胜之比,皆此类也。所谓可奇於不奇之间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


卷三百四十六:

何晏《斫猛兽刀铭》曰:徒抟不共,作戎宣丘。用造斯器,螭兽是刘。制禽允良,昏明亶时,永厘厥后,蠲民之灾。(一作《斩虎刀铭》曰:螭虎是刘。)


卷三百六十五:

《语林》曰:何晏字平叔,美姿容,帝疑其傅粉,赐汤饼,令晏食之,汗晨于面,拭之转白。


卷三百六十七:

《魏志》曰:管辂举秀才,何晏请曰:"试为我作一卦,知位当至三公否?又连梦青蝇数十,来集鼻上,驱之不去。"辂曰:"鼻者艮,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今青蝇臭恶而集之,位峻者亡。愿君侯上追文王六爻之旨,下思尼父彖象之义,然后三公可决,青蝇可驱。"


卷三百七十九:

《语林》曰:何平叔美姿仪而绝白,魏文帝疑其中捋,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随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卷三百八十:

《何晏别传》曰:何晏,南阳人,大将军进之孙。遇害,魏武纳晏母,晏小,养于魏宫,至七八岁,惠心天悟,形貌绝美。武帝欲以为子,每扶将游观,令与诸子长幼相次。晏微觉之,坐则专席,止则独立,或问其故,答曰:"礼,异姓不相贯。"


卷三百八十五:

《何晏别传》曰:晏时小养魏宫,七八岁便慧心大悟,众无愚知莫不贵异之。魏武帝读兵书有所未解,试以问宴,晏分散所疑,无不冰释。

《世语》曰:何晏年七岁,明慧若神,魏武帝奇爱。以晏母在宫内,欲以为子。晏乃画地令方,自处其中,曰:"何氏之庐。"


卷三百八十六:

 《世说》曰:何晏字平叔,体弱不胜重服。


卷三百八十七:

《语林》曰:何晏美姿容,明帝见之,谓其傅粉,赐之汤饼。晏食之,汗出流面,以巾拭之,色转皎然。


卷三百八十八:

《魏略》曰:何晏性自喜,行步顾影。


卷三百九十:

《管辂别传》曰:裴冀州、何、邓二尚书及乡里刘太常、颍川兄弟,常归服之,辂曰:"自与此五君共言论,使人精神清发,至昏不暇寐。自此已下,殆白日欲寝。"


卷三百九十三:

《何晏别传》曰:晏小时,武帝雅奇之,欲以为子。每挟将游观,命与诸子长幼相次。晏微觉,於是,坐则专席,止则独立。或问其故,答曰:"礼,异族不相贯坐位。"


卷四百:

《管辂别传》曰:辂见何尚书。何曰:"顷连梦青蝇数十,来在鼻上,驱之不肯去,何也?"辂曰:"夫鼻者,艮也。天中之山而蝇集之,位峻者危,轻豪者亡。"后遂被诛。

 

有关王弼事迹资料


本帖内容主要来自 @eclipse totale 姑娘发过的图片版王弼集附有关事迹资料,我只是将其整理成文字简体版,并添加了几处。

弼字辅嗣,山阳高平人。少而察惠,十余岁便好老、庄,通辩能言,为傅嘏所知。吏部尚书何晏甚奇之,题之曰“后生可畏。若斯人者,可与言天人之际。”以弼补台郎。弼事功雅非所长,益不留意,颇以所长笑人,故为时士所嫉。又,为人浅而不识物情,初与王黎、荀融善,黎夺其黄门郎,於是恨黎,与融亦不终好。正始中以公事免,其秋遇疠疾亡,时年二十四。弼之卒也,晋景帝嗟叹之累日,曰:“天丧予。”其为高识悼惜如此。


《三国志·王弼传》:

弼字辅嗣。何劭为其传曰:弼幼而察慧,年十馀,好老氏,通辩能言。父业,为尚书郎。时裴徽为吏部郎,弼未弱冠,往造焉。徽一见而异之,问弼曰:"夫无者诚万物之所资也,然圣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无已者何?"弼曰:"圣人体无,无又不可以训,故不说也。老子是有者也,故恒言无所不足。"寻亦为傅嘏所知。于时何晏为吏部尚书,甚奇弼,叹之曰:"仲尼称后生可畏,若斯人者,可与言天人之际乎!"正始中,黄门侍郎累缺。晏既用贾充、裴秀、朱整,又议用弼。时丁谧与晏争衡,致高邑王黎於曹爽,爽用黎。於是以弼补台郎。初除,觐爽,请间,爽为屏左右,而弼与论道,移时无所他及,爽以此嗤之。时爽专朝政,党与共相进用,弼通俊不治名高。寻黎无几时病亡,爽用王沈代黎,弼遂不得在门下,晏为之叹恨。弼在台既浅,事功亦雅非所长,益不留意焉。淮南人刘陶善论纵横,为当时所推。每与弼语,常屈弼。弼天才卓出,当其所得,莫能夺也。性和理,乐游宴,解音律,善投壶。其论道傅会文辞,不如何晏,自然有所拔得,多晏也,颇以所长笑人,故时为士君子所疾。弼与锺会善,会论议以校练为家,然每服弼之高致。何晏以为圣人无喜怒哀乐,其论甚精,锺会等述之。弼与不同,以为圣人茂於人者神明也,同於人者五情也,神明茂故能体冲和以通无,五情同故不能无哀乐以应物,然则圣人之情,应物而无累於物者也。今以其无累,便谓不复应物,失之多矣。弼注易,颍川人荀融难弼大衍义。弼答其意,白书以戏之曰:"夫明足以寻极幽微,而不能去自然之性。颜子之量,孔父之所预在,然遇之不能无乐,丧之不能无哀。又常狭斯人,以为未能以情从理者也,而今乃知自然之不可革。足下之量,虽已定乎胸怀之内,然而隔逾旬朔,何其相思之多乎?故知尼父之於颜子,可以无大过矣。"弼注老子,为之指略,致有理统。著道略论,注易,往往有高丽言。太原王济好谈,病老、庄,常云:"见弼易注,所悟者多。"然弼为人浅而不识物情,初与王黎、荀融善,黎夺其黄门郎,於是恨黎,与融亦不终。正始十年,曹爽废,以公事免。其秋遇疠疾亡,时年二十四,无子绝嗣。弼之卒也,晋景王闻之,嗟叹者累日,其为高识所惜如此。



《世说新语》卷二文学篇刘孝标注引王弼别传:

弼父为尚书郎,裴徽为吏部郎,徽见异之,故问。(同上)



《世说新语》卷二文学篇:

何晏为吏部尚书,有位望,时谈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往见之。晏闻弼名,因挑向者胜理语弼曰:“此理仆以为极可,得复难不?”弼便作难,一坐人便以为屈。於是弼自为客主数番,皆一坐所不及。

何平叔注老子始成,诣王辅嗣,见王注精奇,乃神伏曰:“若斯人可与论天人之际矣!”因以所注为道、德二论。

宏(袁宏)以夏侯太初、何平叔、王辅嗣为正始名士。

王辅嗣弱冠诣裴徽,徽问曰:“夫无者,诚万物之所资,圣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无已,何邪?”弼曰:“圣人体无,无又不可以训,故言必及有。老庄未免於有,恒训其所不足。”



《世说新语》卷二文学篇刘孝标注引《魏氏春秋》:

弼论道约美不如晏,自然出拔过之。



《世说新语》卷二文学篇注引续晋:

正始中,王弼、何晏好庄老玄胜之谈,而世遂贵焉。



《文心雕龙》论说篇:

魏之初霸,术兼名法,傅嘏、王粲校练名理。迄至正始,务欲守文,何晏之徒始盛玄论。於是聃、周当路,与尼父争途矣。详观兰石(傅嘏)之才性,仲宣(王粲)之去代,叔夜(嵇康)之辩声,太初(夏侯玄)之本玄,辅嗣之两例,平叔(何晏)之二论,并师心独见,锋颖精密,盖人伦之英也。



《魏志》卷十荀彧传注:

衍(荀衍)子绍位至太仆,绍子融子伯雅,与王弼、钟会俱知名,为洛阳令参大将军军事。与弼、会论易、老义传於世。



《魏志》卷二十八钟会传:

会常论易无互体,才性同异。及会死后,於会家得书二十篇,名曰《论道》,而实刑名家也,其文似会。初,会弱冠与山阳王弼并知名,弼好论儒、道,辞才逸辩,注《易》及《老子》,为尚书郎,年二十余卒。



《魏志》卷二十八钟会传注引《博物记》:

初,王粲与族兄凯俱避地荆州,刘表欲以女妻粲,而嫌其形陋而用率,以凯有风貌,乃以妻凯。凯生业,业即刘表外孙也。蔡邕有书近万卷,末年载数车与粲。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与焉。既被诛,邕所与书悉入业。业字长绪,位至谒者仆射。子宏,字正宗,司隶校尉。宏,弼之兄也。



《博物志》卷六人名考:

蔡邕有书万卷,汉末年载数车与粲。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与焉。既被诛,邕所与粲书悉入粲族子业,字长绪,即正宗父,正宗即辅嗣兄也。初,粲与族兄凯避地荆州,依刘表。表有女,表爱粲才,欲以妻之,嫌其形陋周率,乃谓曰:“君才过人,而体貌躁,非女婿才。”凯有风貌,乃妻凯,生业,即女所生。



《晋书》卷四十三王衍传:

魏正始中,何晏、王弼等祖述老庄,立论以为天地万物皆以无为为本。无也者,开物成务,无往不存者也。阴阳恃以化生,万物恃以成形,贤者恃以成德,不肖恃以免身。故无之为用,无爵而贵矣。衍甚重之,唯裴頠以为非,著论以议之,而衍处之自若。



《晋书》卷七十五范甯传:

甯字武子,少笃学,多所通览,云云。时以浮虚相扇,儒雅日替,甯以为其源始于王弼、何晏,二人之罪深於桀、纣。乃著论曰:或曰“黄唐缅邈,至道沦翳,濠濮辍咏,风流靡托,争夺兆于仁义,是非成于儒墨。平叔神怀超绝,辅嗣妙思通微,振千载之颓纲,落周孔之尘网。斯盖轩冕之龙门,濠梁之宗匠。尝闻夫子之论,以为罪过桀纣,何哉?” 答曰:“子信有圣人之言乎?夫圣人者,德侔二仪,道冠三才,虽帝皇殊号,质文异制,而统天成务,旷代齐趣。王何蔑弃典文,不遵礼度,游辞浮说,波荡后生,饰华言以翳实,骋繁文以惑世。搢绅之徒,翻然改辙,洙泗之风,缅焉将堕。遂令仁义幽沦,儒雅蒙尘,礼坏乐崩,中原倾覆。古之所谓言伪而辩、行僻而坚者,其斯人之徒欤!昔夫子斩少正于鲁,太公戮华士于齐,岂非旷世而同诛乎!桀纣暴虐,正足以灭身覆国,为后世鉴诫耳,岂能回百姓之视听载!王何叨海内之浮誉,资膏粱之傲诞,画螭魅以为巧,扇无检以为俗。郑声之乱乐,利口之覆邦,信矣哉!吾固以为一世之祸轻,历代之罪重,自丧之衅小,迷众之愆大也。”



唐杨士勋《春秋毂梁》注疏庄公三年:

王弼云:一阴一阳者,或谓之阴,或谓之阳,不可定名也。夫为阴则不能为阳,为柔则不能为刚。唯不阴不阳,然后为阴阳之宗;不柔不刚,然后为刚柔之主。故无方无体,非阳非阴,始得谓之道,始得谓之神。



《太平御览》卷三百八十五:

《文士传》曰:王弼字辅嗣,山阳高平人。幼聪达,年十馀岁便能诵《诗》《书》,读《庄》《老》,善通其意。



《晋书·卫玠传》:

是时大将军王敦镇豫章,长史谢鲲先雅重玠,相见欣然,言论弥日。敦谓鲲曰:"昔王辅嗣吐金声于中朝,此子复玉振于江表,微言之绪,绝而复续。不意永嘉之末,复闻正始之音,何平叔若在,当复绝倒。"




〔双徽〕入梦


一个拙劣,又拙劣的文言段子,实在是很拙劣了。

灵感来自笨笨揪着树叶跑大大的评论留言同葬梗,手一痒,就写了写。

——————

徽瑜少与媛容相爱,情好甚笃。及媛容长,適晋景帝,生五女而逝。徽瑜闻之悲咽,几欲气绝。后景帝出吴氏之女,往聘为妻。徽瑜曾于仲春夜梦媛容,逝者言颇怨怼,徽瑜涕泣自陈曰:“姊不幸早逝,与妹乖别积年。今嫁姊前夫,非怀异心,盖欲百年之后与姊同葬邪!”媛容亦掩面,与之对泣,天明乃别。



何晏别传相关


由于何晏别传现已失传,此帖为存放个人目前所找到的各类典籍所引用到的别传内容,于寻找中长期更新。

《太平御览》引:

卷三百七十九记曰:何晏,南阳人,大将军进之孙。遇害,魏武纳晏母,晏小,养于魏宫,至七八岁,惠心天悟,形貌绝美。

 
卷三百八十五记曰:晏时小养魏宫,七八岁便慧心大悟,众无愚知莫不贵异之。魏武帝读兵书有所未解,试以问晏,晏分散所疑,无不冰释。

 
卷三百九十三记曰:晏小时,武帝雅奇之,欲以为子。每挟将游观,命与诸子长幼相次。晏微觉,於是,坐则专席,止则独立。或问其故,答曰:“礼,异族不相贯座位。”

 

《初学记》引:

晏年七八岁,惠心天悟,形貌绝美,出游行,观者迎路,咸谓神仙之类。

 

《北堂书钞》引:

卷九十八记曰:曹爽尝大集名僚,长幼莫不预会,及欲论道,曹羲乃叹曰:“妙哉!平叔之论道尽其理矣。”